<pre id="97j1j"><pre id="97j1j"></pre></pre>

      <noframes id="97j1j">
      <track id="97j1j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97j1j"></track>
        <big id="97j1j"><strike id="97j1j"><span id="97j1j"></span></strike></big>

            2022-09-09 21:15 星期五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主辦
            會員登錄
            首頁 >> 專業新聞 > 加工利用 > 正文
            做好現代煤化工用水“新文章”
            字號:[    ] 發布時間:2022-07-11 09:45:38 來源:中國能源報 發布人:劉一鳴
              “這份文件發得很及時,圍繞用水方式由粗放低效走向集約高效,給出了全面系統的指導。我們做了反復研讀,推動用水方式轉變不僅僅是簡單少用水,從前端取水、生產用水到后端污水綜合處理等,各環節形成體系才能真正提效。”6月30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國家能源集團化工公司黨委副書記、總經理王建立直言,“用水”是現代煤化工產業需要做好的又一篇文章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王建立口中的文件,是指工信部、水利部、國家發改委等六部門近日印發的《工業水效提升行動計劃》(以下簡稱《行動計劃》)。按照要求,現代煤化工作為重點用水行業之一,需從優化用水結構、強化以水定產、加強數字化賦能等多方面施策,提升用水效率。到2025年,煤制烯烴、合成氨、甲醇等主要細分領域,單位產品取水量預期下降率為5%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現代煤化工有能力高效用水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生產加工過程中,參與反應的原料消耗水、循環冷卻用水、污水排放及治理等,是現代煤化工項目的主要涉“水”環節。沒有水,就沒有煤化工產品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但是,我國煤、水資源分布嚴重不均勻,富煤地區往往缺水,有水的地方卻又少煤。資源稟賦決定了現代煤化工項目必須用好寶貴的水資源。”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煤化工專委會副秘書長王秀江告訴記者,隨著管理趨嚴,越到后期,新建項目面臨的起點越高,用水指標獲取難度加大、用水成本增加。“達不到相應的取水定額標準,項目甚至不予上馬。因此,提升工業水效不應是企業被動之舉,而是出于自身發展需要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現代煤化工項目到底能不能少用水?這也是從行業起步之初到今天,被問了十多年的一個關鍵問題。以煤制烯烴、合成氨、甲醇等細分領域為例,《行動規劃》公布的數據顯示,2020年單位產品取水量分別為22立方米/噸、12立方米/噸—16立方米/噸、13立方米/噸。“提到煤化工,不少聲音說它是‘高水耗’‘用水大戶’。但其實,全行業一直在努力扭轉外界的固有印象,也取得了很多進步。”王秀江舉例,22立方米/噸是煤制烯烴噸產品水耗準入值,在標桿企業,該數字已低至10立方米/噸以內。“這是非常先進的水平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王建立證實,從技術選擇、工藝流程、設備選型等多方入手,煤化工項目有望大幅提升用水管理效率。“比如我們的鄂爾多斯百萬噸煤直接液化制油項目,從立項之初就認準了污水零排放,因此連外排口都沒有設計。污水全部回用,用量越多,意味著消耗新鮮水越少。原設計噸油產品單位水耗為10噸,目前實際已降至5噸左右,實踐證明現代煤化工有能力高效用水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首先要從思想上重視起來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進步有之,短板亦存在。在解讀《行動計劃》時,工信部節能與綜合利用司相關人士表示,工業領域節水提效仍面臨產業結構布局與水資源條件不匹配、部分行業水重復利用率不高、非常規水利用不足、關鍵技術與裝備存在短板等問題。而據記者了解,上述問題在煤化工領域均有不同程度的體現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副總工程師韓紅梅舉例,全國約有85%的煤制烯烴、50%的甲醇制烯烴,以及100%的煤制油項目分布在黃河流域。尤其是項目聚集的寧夏、陜西、內蒙古等地,占黃河工業用水比例較高。但同時,這些地區水資源短缺矛盾突出,煤、水資源不匹配。“如何在項目邊界內做到用水最少,可以說是需要全行業共同探索的難題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由于管理不當,部分項目在水資源回用等方面出了紕漏。記者從安徽省生態環境局獲悉,該省第二環保督察組近日在安徽(淮南)現代煤化工產業園發現,園內雖已建成1萬噸/日綜合污水處理廠,但中水回用系統及部分區域污水收集管網尚未建成,設計工藝也無法滿足園區企業廢水處理需要,實際處理負荷僅為設計處理能力的3%,不僅違反了現代煤化工園區規劃環評要求的污水“零排放”等要求,其部分企業還因供水管網建設滯后,存在非法開采地下水作為生產用水的問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位不愿具名的企業人士向記者坦言,相比其他工業領域,現代煤化工用水管理起步較晚,加上污水所含雜質多、污染物含量高,采用傳統技術進行處置、重復利用的難度大,上新設施、新技術又會增加項目投資及運行能耗。“但這些都不是違規取水用水的理由,首先要從思想上重視起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下降5%的目標可期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多位人士一致向記者表示,下降5%的目標“努努力夠得到”。對此,《行動計劃》也給出了指導,包括煤制氣廢水高效處理回用、煤化工廢水近零排放等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方向,建立“節水型-節水標桿-水效領跑者”三級示范引領體系,因地制宜提升區域工業水效等具體內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其中強調的提高數字化水效管理水平,對我們有很大啟發。完善供用水計量體系和在線監測系統,通過數字化、智能化手段,能讓水系統運行更科學、更穩定;新型智能節水計量器具,可以提升智慧化節水服務能力。我們已著手推進數字化改造、智慧工廠建設。”王建立表示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王建立認為,《行動計劃》提及的煤礦礦井水利用,可作為煤化工項目用水“開源”的重要途徑。“采煤必然產生大量礦井水,對于煤礦來說處置這些礦井水并非強項,過去較長一段時間更未充分利用起來。很多煤化工項目毗鄰礦區而建,既有需求,在地理位置上也有利用礦井水的優勢,二者結合可實現雙贏。我們的鄂爾多斯煤制油項目已開始嘗試,將周邊煤礦礦井水變廢為寶、綜合利用,不再從地下取水用于工業生產。經過7年多的實踐證明,該方式可操作,經濟能承受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上述企業人士提出,透徹分析項目全流程用水,才能真正從源頭上減少水耗。“煤化工生產用水直接參與反應,最終進入產品,這部分降耗的難度較高。作為冷卻介質的循環水,主要用于蒸發降溫,技術改造升級潛力較大。比如想辦法改進冷卻方式,通過減少蒸發量,降低循環水水量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在同等條件下,項目能源消耗少了,用水量也會相應減少。”韓紅梅提醒,除了節水技術本身,也要關注整個工藝流程的節能降耗、產業模式變革。“提高技術水平,本質上就是節能節水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網站聲明:凡本網轉載自其它媒體的各類新聞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
             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        相關鏈接:

            主辦:中國煤炭工業協會    承辦: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統計與信息部

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北京中煤時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copyright    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    京ICP備19006080號    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7339號 

           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
  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 官方微博 官方頭條號
            欧美猛男激情巨大硬

            <pre id="97j1j"><pre id="97j1j"></pre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97j1j"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97j1j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97j1j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97j1j"><strike id="97j1j"><span id="97j1j"></span></strike></big>